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RoboTaxi長沙落地,揭示初創公司自動駕駛生態局面

2019-10-18 09:37
智能相對論
關注

籍《易經》中有這么一句話:大人虎變,小人革面,君子豹變。

大致意思是:大變革時期,君子會像豹子一樣聞風而動,順從改革;小人(在古代多指平民百姓),也要順應改革而進行改變。

自動駕駛的產業浪潮也是一場顛覆,在由科技巨頭、傳統汽車勢力(主機廠)以及政府資本共同堆砌起來的產業生態中,初創公司該如何完成“君子豹變”呢?

9月26日,長沙宣布啟用“開放道路智能駕駛長沙示范區”,RoboTaxi也正式進入“公測”,普通民眾看到的是產業落地的熱鬧,殊不知,這熱鬧的背后是產業生態聚合能量所爆發出來的結果。

公開資料顯現,長沙“開放道路智能駕駛示范區”的“兩個一百”(100平方公里城市范圍的開放道路和100公里智慧高速)建設中,除了華為、大陸、移動、電信這樣的行業巨頭,還有不少初創公司的身影,像希迪智駕就為100公里智慧高速項目提供了整套車路協同路側全息感知解決方案。

從RoboTaxi長沙落地,看初創公司如何融入自動駕駛生態

希迪智駕V2X設備在智慧高速安裝現場

能夠深度參與這類自動駕駛大型項目,說明初創公司們在產業生態的融合過程中,已經形成了自己的生存方法論,按照自己的方向完成了“君子豹變”。

融入自動駕駛生態,初創公司的姿勢各有不同

眾所周知,自動駕駛是一個非常龐大的生態體系,其中各種科技巨頭、行業巨頭構成了產業生態的基礎構架,對于初創公司來說,如何融入產業生態是一門大學問。在生態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每個初創公司有自己的理解。

地平線主攻AI芯片,致力于向行業客戶提供“芯片+算法+云”的完整解決方案,特別在智能駕駛領域,地平線的芯片已經賦能包括奧迪、博世、長安、比亞迪、上汽、廣汽等在內國內外頂級OEM和Tier 1。

同樣是以自動駕駛研發為主要方向,文遠知行WeRide.ai的戰略也比較聚焦,以成為面向中國市場的第四級別(L4)全自動駕駛的智能出行公司為目標,其RoboTaxi項目在今年8月時已經在廣州進行了載人測試。

在初創公司扎堆的自動駕駛卡車賽道中,玩家們融入生態的方向也都顯示出非常大的差異性。

比如智加科技,其應用場景主要為高速公路固定線路的端到端運輸。目前已經與一汽解放達成戰略合作,聯合開發智能駕駛商用車產品,并與滿幫集團形成了深度捆綁,成為滿幫集團在自動駕駛領域的獨家戰略伙伴。

贏徹科技的研發方向側重于城際公開道路場景,在贏徹科技的規劃中,現階段的短期目標是讓城際貨車的自動駕駛能力達到L3級,并實現L3級別的柴油重卡量產。在全面的自動駕駛時代到來之前,贏徹科技務實的將ADAS系統解決方案的研發作為主攻方向。

上文提到的希迪智駕更注重于“可落地”,因而其生態布局更為寬泛。既深度參與了長沙100公里智慧高速的建設,貢獻了整套V2X路側感知產品和系統解決方案,提供了RSU(路側單元設備)、TPCU(邊緣計算單元設備),以及負責感知的跟蹤雷達和攝像頭等V2X系列產品;還發布了智鮮倉產品,搶先布局智能重卡“頭、掛、箱”一體化。此外,在自動駕駛主賽道上,先后與東風柳汽、福田戴姆勒和北奔重汽達成合作,共同研發智能重卡。

從RoboTaxi長沙落地,看初創公司如何融入自動駕駛生態

智慧高速項目中使用的希迪智駕主要V2X智能化設備

多面開花,既是秀實力也是積聚戰略突破的基礎

從上述的案例中可以發現,初創公司的生態融合之道呈現出兩個方向。

一是戰略極為聚焦,無論是研發方向還是落地應用,都具有非常明確的指向性,像地平線的芯片、文遠知行的RoboTaxi業務,基本都已形成了自己的技術壁壘。

另一個則是以希迪智駕為帶代表的,以“可落地”打底,在生態內多面開花,早期就和市場正面交鋒, 找到買單的用戶, 為未來的戰略突破積聚力量。

很顯然,在生態內多面開花是初創公司在現階段擺脫生存困境的現實出路。

1、能夠拿下項目,達成合作是實力使然

自動駕駛與生命安全息息相關,是一項不容摻假的產業,因而行業中的任何一項應用的落地都必須有實打實的技術支撐,經得起實踐的考驗,而不是像一些傳統行業可以“人情操作”或者“內幕交易”。

像長沙100公里智慧高速建設這樣的項目,既是對產業生態融合的一次檢閱,也是對參與企業實力評判的一次考試,希迪智駕作為初創公司能夠深度參與其中,即是行業對其技術和產品實力認可的一項背書。

去年12月28日長沙智慧公交線開通之后,長沙市政府就開始醞釀2019年自動駕駛推廣落地的方案,當時的初步計劃還只是把7.8公里的公交線,推廣到10公里的城市道路,另外再加10公里左右高速公路,后來才決定擴大規模,增加到“兩個一百”。

在最終決策還未確定之前,希迪智駕就提前參與了7.8公里公交線車路協同設備的搭建,同時智慧公交車的改造希迪智駕也參與其中。這些都為后續深度參與智慧高速項目的建設打下了基礎。

同樣,與主機廠達成合作共同研發智能重卡,特別是與福田戴姆勒合作,協助其通過國家智能網聯汽車(長沙)測試區的考核,拿下開放道路測試牌照,更是體現出希迪智駕過硬的技術實力。

從RoboTaxi長沙落地,看初創公司如何融入自動駕駛生態

希迪智駕與福田戴姆勒聯合研發的智能重卡進行路測牌照考核

這也給了我們一個很好的提示,初創企業在產業生態內多面開花也必須由實力和效率作為基礎和前提,否則就會因為多方出擊而耗費有限的資源,落入戰略失焦的泥塘,迷失方向。

2、破解生存焦慮的現實手段

幾乎所有的初創公司都有生存困境和生存焦慮,特別是像Roadstar、Drive.ai這樣明星公司“猝死”的案例,更是加重了初創公司關于生存的現實思考。

初創公司扎堆智能卡車和無人物流就很能說明問題。

無論是乘用車還是商用車,其在自動駕駛技術上是共通的,兩者相比而言,商用車的技術門檻高但場景更為簡單,從成本、效率以及安全因素等方面的考量,行業推動技術應用的意愿也更強烈,普遍判斷,智能卡車和無人物流實現商業化的路徑會大大短于乘用車。

自動駕駛畢竟是一場長跑接力,在沒有撞線之前,“如何生存下去”是初創公司首要思考的問題,即便獲得了多輪融資,有一定的資金儲備,但在進行自動駕駛研發的過程中,能夠形成持續的自我造血的能力仍然非常關鍵。

因而在到達自動駕駛的終點之前,在自己的能力范圍之內,沿途播下幾顆種子也未嘗不可,完成“君子豹變”的核心要素之一:不管黑貓白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

3、自動駕駛是一場長跑競速,也是一場卡位戰

如果將自動駕駛看成是一項純技術研發,那么自動駕駛就是一場長跑競速,由慢到快,其中將經歷無數次的技術迭代;如果將自動駕駛理解為一項復雜的生態運營,那么自動駕駛就是一場卡位戰,其中的每個玩家都需要有明確的定位,能夠在產業生態中找到合適的位置。這也意味著自動駕駛研發不能只埋頭干活,還要抬頭“看天”。

像希迪智駕推出智鮮倉產品,并不僅僅是冷鏈物流中的智能冷藏箱解決方案,而是在“頭、掛、箱”一體化的產業布局中提前占位,從技術難度最低,最容易落地應用的車廂解決方案入局,再慢慢滲透到車頭和掛車,實現整個產業生態的覆蓋。

從RoboTaxi長沙落地,看初創公司如何融入自動駕駛生態

50余家物流、水果產業鏈上下游、智慧農業科技企業與希迪智駕智鮮倉共同匯聚新疆

初創公司與主機廠合作,形成深度捆綁,其生態占位的意圖更為明顯。

主機廠是自動駕駛實現量產以及商用落地不可或缺的力量,但主機廠的資源有極為有限(滿打滿算就那么10來個重卡廠家),與主機廠完成深度捆綁,在產業生態中提前卡位,則具有了排他性,對于未來的市場競爭有百利而無一害。

從RoboTaxi長沙落地,看初創公司如何融入自動駕駛生態

從RoboTaxi長沙落地,看初創公司如何融入自動駕駛生態

從RoboTaxi長沙落地,看初創公司如何融入自動駕駛生態

希迪智駕已與柳汽、福戴、北奔三家主機廠達成深度合作

跑到自動駕駛的終點,初創公司必須牢記的三道法則

從當前自動駕駛賽道的發展趨勢來看,憑借著豐厚的資源優勢與技術積累,科技巨頭BAT和華為以及傳統Tier 1正在對產業生態進行分割,留給初創公司的機會還有多少?融入產業生態后,初創公司又該如何構筑起自己的技術壁壘和護城河?智能相對論認為,其中有三道法則必須銘記。

首先,深耕具體場景的應用。

雖然巨頭都在跑馬圈地,但是可以明確的是,他們專注的都是“大方向”,比如系統架構、云平臺、專用傳感器等,在具體的應用上還有大量的空白區域可由初創公司們去填補。

比如V2X領域,既可以是路側傳感器感知單元與算法的結合,也可以是自動駕駛、智能交通、智慧城市的深度應用,像希迪智駕就發布了面向城市道路場景的“V2X+交叉路況”解決方案、面向高速公路場景的“V2X+智慧高速”解決方案,在其規劃中,今年還將陸續發布面向城市大眾運輸系統的“v2x+公交智慧出行”解決方案,“v2x+城市交通態勢感知”解決方案。

從RoboTaxi長沙落地,看初創公司如何融入自動駕駛生態

希迪智駕智能網聯道路管理系統CRSS(測試)

再比如,在智能卡車,無人物流領域,又可細分出干線物流,城際物流,港口、礦區、封閉園區的自動駕駛等多個場景。

每個領域的每個場景的解決方案都根據其實際情況都會有所差異,初創公司需要將應用場景化整為零,打碎孤立,這樣有多少場景就有多少機會。

其次,堅持可落地的應用。

任何研發都不能懸在理想王國的空中,能否落地是評判技術是否成熟的標準之一,更是初創公司跑完自動駕駛馬拉松的有力支撐。

因而無論是有明確的戰略指向性,還是在產業生態內多點布局,一定要堅持可落地的應用。一為打磨技術,在更開闊的市場空間內來驗證技術的成熟度,加快技術迭代;二為獲得商業閉環和營收,哪怕只是為自動駕駛的長跑補充少許“能量”都是不錯的,能夠因此形成自我造血的正向循環則是驚喜中的驚喜了。

最后,自動駕駛技術依然是硬指標。

必須明確,無論初創公司通過應用落地獲得了多少營收,其核心競爭力都不是在應用落地的運營上,自動駕駛技術依然是硬指標。

雖然在部分場景中,自動駕駛技術已經到達了商用落地的臨界點,在未來或許會有更多的類似于RoboTaxi的項目落地,但必須認清的一個行業背景是,目前自動駕駛技術仍然在快速的發展迭代之中,即便一些已經落地的項目,其技術還是有非常大的提升和改進空間。

這也意味著,暫時的領先并不就會一直領跑到底,只有堅持對技術的狂熱追求,才有可能笑到最后。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湖北11选5推算方法